首页 > 资讯 > 我曾是高考县状元,走进了军校,叫做装甲兵工程学院

我曾是高考县状元,走进了军校,叫做装甲兵工程学院

小编 资讯 发布时间:2019-12-12 阅读(4599 )

我曾是高考县状元,走进了军校,叫做装甲兵工程学院

近期,山西妈妈得知儿子高考是县里状元得658高分,狂喜大笑的新闻,让我不禁再次想起,我曾经也是一个县的状元,如今也是落寞地整日在家,为儿子的高考报志愿发愁。他也曾经看不起我这个县状元,总说这太简单了,而我自己也深知当年没能考个市级状元,此生所受羞辱都是劫数……

当年我当上县状元的时候,我其实是茫然的。1992年的高考报志愿,还是估分。每门课的答案,没有时间全抄在手心带出来,带出来在流火的七月也被汗浸湿,变得模模糊糊。其他记在脑子里的答案,每一天都快速在记忆里模糊。

于是,我没能估出太准确的分数,母亲父亲只是草草看了看招生计划表,选了几个心仪的城市,由母亲用书法体、蓝黑墨水工工整整填报了!从重点线的中央财政金融学院,一直到中专,一个也没落下。

快交报名表之前的一分钟,父母说有个提前录取批也别空着,添上吧!我想起有个叫装甲兵工程学院的学校,曾经到我上的高中搞过宣传,尽管我没有去听,但是我记住了这个名字。于是,母亲又把这几个字填到了表格第一行。我拿上表,骑着自行车送到了学校。

然后我就回了老家,在姥姥家住了好久,等待着省里把分数公布。大约出分那一天,我坐着长途车回到县里。走下车门的第一时间,遇到一个同学,他说“你考了第一,快去看看吧,大家都等着你呢……”然后他就匆匆跑走了,他去忙什么了,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和母亲只是缓步走向了学校,那个时代没有出租车,摩的都没有。

到了学校的榜单前,我发现第一名果然是我!这时我才想起来,好几次摸底考试,我都是全校第一啊,我没有必要把中专学校也写到我的志愿表上啊!我其实挺傻的,遇事容易慌乱,而我的父母,在报志愿的时候,也没能综合考虑我的过往。打听出所有考上市一中的初中同学分数都没我高的时候,我知道我是县状元了。

不过,对于我的县状元名号,父母还是很喜悦的。他们没有狂笑,或许他们早就知道那一纸分数只是人生的一个注脚,无论你如何努力,都不可能影响你未来的冷暖悲喜。父母在县城最好的饭店请了很多亲朋吃饭,也邀请了很多老师,除了一个在我父母高中时代就看不起我家的教导主任,所有教过我的老师都参加了,他们也在为我高兴。

然后,我就踏上了军校体检之路,在石家庄的酷热里,我人生第一次昏倒在地面上。在这之前,我的人生足迹,从来没有踏过天津以南的纬度。石家庄太热了,这就是外面的世界,与我寒窗苦读的县城完全不同。

当我带着军校通知书乘坐装工院接站的大轿子经过了六里桥附近的庄稼地之后,一直到现在用手机答题,我慢慢发现,我人生的高光时刻,只有那年站在榜单前,看到自己名字那一次,没有之一,绝无之一。如今,装甲兵工程学院已经改革为陆军装甲兵学院,工程二字没有了,希望我的本科师弟们分配到部队不再被人歧视,当然希望这位县状元的母亲,她的孩子非来之路走得比我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