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就业 > 中国小学生数学作业大数据分析报告:发布暑假批改正确率下降10%

中国小学生数学作业大数据分析报告:发布暑假批改正确率下降10%

小编 创业就业 发布时间:2020-01-05 阅读(3438 )

中国小学生数学作业大数据分析报告:发布暑假批改正确率下降10%

最新发布的2019年度《中国小学生数学作业大数据分析报告》,在人工智能累计批改超过300亿道题的基础上,用大数据分析了人工智能对孩子学习“科学减负”的帮助,以及大数据记录“教师负担”“家长负担”在一些城市有所缓解的趋势等等。

这份大数据报告由大拿科技发布。大拿科技开发的“爱作业”手机软件,被誉为“小学生家长必备神器”,其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免费帮助小学一至六年级学生家长和老师批改数学题。用户可通过APP拍摄作业本,1秒后,人工智能即可检测出错误答案,准确率为99%。

自2017年9月2日正式上线到今天,“爱作业”已经2岁了。现在用户已超过1600万人。覆盖176多个国家,日活用户超过110万,后台单天接受的作业图,最高超过800万张。“爱作业”每天为老师家长节约批改时间130万小时。目前人工智能已累计批改超过300亿道题目。

“错题本”帮助孩子科学减负,

北京上海杭州三地老师、杭州南京 媒体发布平台苏州三地家长最善用人工智能

2019年,“爱作业”利用人工智能技术,首创了一个新功能:“错题本”。家长或者老师在批改小学生的数学作业后,可以建立专属于学生个人的“错题库”,据此对孩子进行有针对性的个性化教育。

此外,按照学校为单位,爱作业还首创且目前独有的“高频错题”功能,有助于孩子科学减负。

据家长或者老师普遍反映:爱作业的“错题集”功能用处大。最常使用“错题本”功能的用户总数,最多的前10个城市依次是:杭州、南京、苏州、深圳、武汉、广州、济南、成都、郑州、北京。

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一位小学老师说自己经常使用爱作业里错题本中的“打印练习”功能,给学生们布置过口算题。有时候课堂测试也会用这个功能。上海市嘉定区一位五年级小学生的家长说,自己常使用爱作业的错题本功能,平时会收集孩子的错题,快考试时经常打印出来给孩子做,孩子的口算有提升,有效果。

根据统计,在“爱作业”中使用高频错题、同时打印练习的用户数最多的城市,排位前十的分别是:杭州、南京、苏州、武汉、成都、广州、济南、深圳、郑州、无锡。

使用高频错题功能的学校数,最多的城市排位前10的依次是:北京、上海、杭州、广州、成都、深圳、苏州、武汉、天津、青岛。

新学期来临,针对高频错题,爱作业还在8月29日上线了“在线短视频讲解”功能,一个讲解短视频约3分钟,帮助孩子快速理解。

小学生的视力需要被呵护。“爱作业”在研发软件时就倡导一个理念,小学生在纸上完成作业,由成人使用手机批改。另外,“爱作业”还提供了“打印作业”这一按钮,希望能为家长提供孩子“非在线”完成作业的更多选择。

根据统计,使用口算题“错题本”功能、同时打印练习的用户数最多的城市,排位前10的依次是:杭州、苏州、南京、武汉、深圳、广州、成都、济南、郑州、北京。使用应用题“错题本”功能,同时打印练习功能的用户数最多的城市,排位前10的依次是:杭州、南京、苏州、深圳、武汉、广州、南通、成都、无锡、绍兴

不过,爱作业发现,使用在线练习功能的家长人数明显高于打印练习,为保护孩子视力,爱作业推出了手机端的“护眼模式”。

【专家点评】

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党委副书记兼初教系主任,王健:

首先,要感谢爱作业app平台及其研发团队在作业批改系统研发与应用上的不断迭代,让我们越来越触摸到AI对教育形态和生态产生的巨大变革推动。一个线上线下混合学习的教育形态正在初现端倪。充分发挥线上与线下学习的不同优势,可以重新整合学生的学习时空,进一步地释放出教师的潜能。

如新上线的错题本功能。很好地帮助了孩子减负。这种减负表面上看是自动收集和归纳的错题本减少了学生机械抄写整理错题到书面错题本的时间,但深层次上来看,真正的减负是错题本实现了学习薄弱环节的 “精准”靶向。我们都知道,"错题"在学生的学习中十分常见,它的数量和出现频率直接影响到学生的数学成绩.如果能够认真分析数学错题的错误原因,学生就会从中吸取到教训和经验,为数学成绩的提高打下基础.在如何对待错题的问题上,绝大多数有经验的数学教师都会要求学生将自己的错题整理成册,拥有自己的"错题本"。但人工制作的错题本能否真正发挥作用,还取决于对这些错误的精准归类和分析。爱作业的错题本不仅收集错题方便,还具备学习过程性的大数据分析功能。

对学生个体来说,提取个人的错题数据,可以进行反思和针对性的练习,达到精准巩固的效果。我们必须要强调,在学生的双基学习中(基础知识、基本技能),我们从来没有反对过作业和练习,我们反对的是机械的无目的的题海大战式的盲目作业和练习,因为爱作业抓取了学生作业过程中的错题数据,使得学生后续练习的针对性、精准性得到了提高,进而实现了减负的效果。从爱作业发布的2019年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家长或教师在使用针对性练习功能的数据,这就是根据错题情况针对性开展精准巩固的范例。

对教师来说,传统的批改作业反馈模式下,因为没有可视化的数据,教师凭经验感知作业反馈,教师不大容易找到改进的症结和方向,只能大面积撒网,以求尽可能把需要补救的问题涵盖其中。这样一来实际上会增加师生双方的负担。

而爱作业APP错题本功能中有相同学段、同一年级的高频错题归类。通过数据的挖掘分析,可以有效地为教师提供教学反馈,开展针对性的巩固教学、纠错教学和补偿教学。使得教师的教学行为更加有的放矢,避免了过去的重复机械训练。

像爱作业这样的APP提供了学生过程性的学习数据,提供了及时性的学习反馈,这样精准的学习数据再加上老师视具体情况而持续作出的专业判断,以及教师后续提供及时、精准辅导与指导,学生的学习自然会事半而功倍。

《小学生数学报》副主编,殷英:

对于学习过程中发生的错误,我们要正确对待,不必要焦虑。之所以会发生错误,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首先要做的是将错误进行分类,比如是粗心,还是某个知识点未能掌握等。现在通过科技手段将一学期的错误进行汇总,你就能发现其中的规律,进而对自己的学习进行诊断,这样就能以后避免同样的错误,从而提高学习的效率。通过精准的学情分析,才能制定适合自己的个性化学习方案。

另一方面,如果通过科技将所有人的错误数据进行汇总,这样的大数据就是爱作业中的“高频错题”,为什么出现这类高频错题,这对于数学教学的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如何面对错误,如何挖掘错误的价值,全国著名数学特级教师华应龙老师提出的“化错教育”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他认为可以将错误转化成学习资源、教育资源。我想如今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开辟“错题本”功能,这就是“科技+教育”的体现。

一些城市的教师批改作业的日均页数有所下降

多地教师凌晨还在批作业

大拿科技创始人罗欢、陈明权说,我们十分希望,人工智能能成为老师的好帮手。

“爱作业”调查,用人工批改数学作业,每位老师平均每天要花1.5小时至3小时。如果用“爱作业”作为帮手, 每位老师每天批改作业时间可缩短至 10分钟,如果使用爱作业中的“班级圈”功能,5分钟就可以完成。

目前“爱作业”的用户中,老师占比4%。2019年,“爱作业”教师用户最多的城市,排位前20名的,依次为:杭州、北京、南京、苏州、济南、上海、青岛、郑州、深圳、广州、武汉、成都、福州、无锡、南通、绍兴、泉州、太原、合肥、大连。

关于教师人均每天的批改页数,我们做了2018年和2019年的对比。其中,有15座城市明显减少:

东莞市减少25页,上海市减少25页,南京市减少23页,济南市减少21页,

无锡市减少21页,嘉兴市减少20页,武汉市减少18页,绍兴市减少15页,

杭州市减少14页,福州市减少13页,中山市减少12页,青岛市减少8页,

成都市减少7页,泉州市减少7页,郑州市减少5页

当然,也有一些城市的教师用户,批改作业页数上升。

“爱作业”发现,一天24小时,都有老师在批改作业。在过去一年,每天23点至次日2点使用批改功能的教师人数占当天教师总人数的比例,排位前10的依次为:

深圳2.17%、东莞1.60%、中山1.59%、厦门1.55%、北京1.28%、太原1.28%、泉州1.26%、广州1.22%、榆林0.92%、武汉0.92%、

“爱作业”发现,过去一年,小学阶段各年级老师中,每天23点至次日2点使用批改功能的教师人数占教师总人数的比例分别是:六年级0.63%、五年级0.71%、四年级0.73%、三年级0.77%、二年级0.68%、一年级0.56%。

【专家点评】

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党委副书记兼初教系主任,王健:

从爱作业提供的数据来看,我们可以看到,教师批改作业的日均页数整体呈下降趋势。这是一个可喜的数据。虽然数据不是政府或者高校的专业性的教育调查,但是爱作业数据的民间性、活跃性更具有真实说服力,数据从侧面佐证了当前基础教育治理的可喜变化。

一种可能性的原因是减负政策的效应显现。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在提升基础教育质量上持续发力,各种强有力的政策文本陆续出台,对学校教育教学、对校外教育机构都进行了正本清源式的治理,江浙沪等教育行政部门都针对性地强化了教师的作业设计力,对作业布置量进行了规约。

另一种可能性是持续使用爱作业这样的APP助学系统,技术的精准反馈助推了减负。这个原因在前面已经分析过,这里不再赘述。

尽管爱作业数据显示主要热点城市的教师的作业批改量普遍下降,但是他们每天还是要批改数十页作业。如果说批改量还不足以说明问题,爱作业数据还发现23:00至次日2:00,仍有1%的教师在改作业。说明在相当一部分教师的时间管理中,还有家庭庶务,工作杂务等,即使忙完了这些,还不忘把作业批改好。可以想象,没有爱作业这样效率极高的技术手段,教师的作业批改还会吞噬他们多少的时间。我们国家的基础教育质量在国际PISA测试中名列前茅,上海多年名列第一,博得世界称赞。英国政府出资4700万英镑推进中英小学的数学交流,派教师来中国学习,请上海派教师去英国示范教学,可以说中国的教育已经在向发达国家输出中国经验,展示中国智慧。这些都要感谢我们中国千千万万爱岗敬业、任劳任怨的优媒体发稿平台秀教师群体。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更要推进技术手段应用,把教师从批作业这样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让他们有更多的精力能够立德树人,开展个别化的教育。

《小学生数学报》副主编,殷英:

要想了解老师的辛苦,就要了解一下老师的工作有哪些?备课、批改作业、教科研、和家长打交通(尤其是班主任),除此之外,完成各级各类的督导验收检查,参与临时交办的非教学类任务,完成各类网上学习,参与各级各类会议培训等,这些都要花费教师大量的时间。就拿批改作业来说,我曾经做过调查,一个教小学中年级两个班共90人的数学老师,一天批改作业至少需要3小时,这3个小时是连续的实实在在的3小时。

在2018年颁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中有这样的表述:“完善相关政策,防止形式主义的考核检查干扰正常教学。”我想这个文件的目的就是要让教师回归正常的教育教学生活,减少老师不必要的“辛苦”。

家长日均批改页数有明显减少,

暑假批改正确率下降10%

家长是“爱作业”的主力用户,目前占比96%。

根据统计,2019年,家长每天利用“爱作业”批改作业约1.89页。这个数字少于去年同期——每位家长平均每天批改2页作业。2019年每位家长平均每天批改数学作业题约127道,也少于 发布新闻平台去年的每位家长每天批改165道。

在家长批改页数变化的城市中,降幅前十的城市依次为:

青岛42%、泉州40%、大连35%、绍兴32%、苏州24%、

杭州22%、北京22%、深圳17%、嘉兴15%、无锡14%。

根据“爱作业”统计,2019年,家长批改作业最晚的城市,排名前十的是:(23点到凌晨2点各城市批改作业家长占比)

深圳2.56%、广州2.50%、中山2.17%、东莞2.10%、惠州2.07%、

泉州1.91%、厦门1.88%、太原1.70%、武汉1.51%、长沙1.44%

家长批改作业最早的城市,排名前十的是:(早5点到7点各城市批改作业家长占比)

长春2.44%、烟台2.23%、大连2.06%、绍兴1.96%、扬州1.78%、

淄博1.76%、青岛1.74%、泰州1.62%、芜湖1.52%、南通1.51%。

假期的数学作业准确率是否会比平时低?爱作业采用 软文平台了2019年3软文网月至4月(计为日常),与7月至8月(计为暑假)的两组数据进行比对发现:使用人数和批改作业量,暑假均比日常下降软文推广一半;而正确率,暑假比日常降低了约10%。

【专家点评】

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党委副书记兼初教系主任,王健:

如果说教师批改作业量的下降说明了政府在学校教育减 网站发稿负上初显成效。那么过去很多年的怪圈一直是,学校减负的后果,就是家庭在不断增负,焦虑的家长们舍不得学校教育留白下来的大段空白时间,他们就通过各种机构辅导或者家庭作业来强化训练。也因为如此,学校减负政策饱受社会诟病,认为不如学校把这里的时间用足,毕竟学校教育专业、安全、高效。

这次的爱作业2019数据,给我们的另一个惊喜,是家长批改作业的页数也在明显减少。生均作业量在2019年度为1.89468页。很多城市的生均作业的页数都出现了下降。除了前面提到的国家教育政策的导引和技术平台的精准助学因素外,我想家长们的观念可能也在不断迭代,也在从野蛮式的机械练习走向针对性的科学训练,家长们也懂得了爱孩子的正确打开方式。那就是从苦学走向巧学。

《小学生数学报》副主编,殷英:

2018年教育部、国家卫健委等八部门联合印发的《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中提出“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三至六年级书面家庭作业完成时间不得超过60分钟,初中不得超过90分钟,高中阶段也要合理安排作业时间等具体措施”,而爱作业公布的数据表明家长批改页数有明显减少,我猜想这两者之间是否有关联?这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同时还需要调研的是减少作业量对学生的学业水平是否有影响,如何在减少书面家庭作业的情况下,还能保持甚至提高学业水平,这才是“科技“应当发挥的作用,通过人工智能助力,实现学习的科学减负。

打个比方,现在家长都会买口算本让自己的孩子每天练习,“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这样做肯定有一定的道理,但每个孩子存在个体差异,什么样的练习、多少量的练习才是适合自己的,这都需要教育工作者进行研究。通过科技的手段对每个个体进行检测,如果达标,就可以不要重复进行口算训练,这样就能节约孩子大量的时间;同时,把计算能力进行分级,通过人工智能对个体进行计算能力的评测。我们也正在做这方面的研究,总之,适合自己发稿平台的教育(练习)才是好的。

“妈妈”依旧是批改作业主力军,

上海爸爸参与批改数学作业明显增加

根据“爱作业”统计,和2018年相比,2019年的家长用户中,妈妈依旧是批改作业的主力军,占比逾70%。2018年,在“爱作业”的家长用户中,妈妈占比62.46%。

“爱作业”的母亲用户在2019年和2018年的增减变化,增加比例比较明显的有这些城市:东莞11.50%,泉州11.17%,长沙10.82%,济南9.37%,合肥8.30%,南昌7.48%,中山7.14%,青岛6.62%,成都5.91%,广州5.71%。

当然,也有高兴的发现:和2018年相比,2019年,上海爸爸参与批改数学作业明显增加。2018年“爱作业”的上海母亲用户比例是62.71%,2019年的比例是56.67%,降幅达6.04%。

“爱作业”呼吁,爸爸们要更多地参与到孩子的教育中来。

【专家点评】

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党委副书记兼初教系主任,王健:

同去年一样,我们就妈妈们是批改作业主力军的现象进行过讨论,呼吁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父亲要更多地参与和“在场”。

爱作业2019的数据来看,“妈妈”依旧是批改作业主力军。看来,这也是当下中国家庭中家长教育参与方式的真实写照。虽然母亲们更适合陪伴低幼儿童,但是母亲们恐怕也不得不来陪伴孩子。当然,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社会学家研究发现,在面对不确定因素时,女性往往比男性更容易感到焦虑;在美国,已确诊 新闻发布平台患有焦虑症的女性是男性的两倍。耶鲁大学心理学系教授Susan Nolen-Hoeksema曾在研究后认为,这背后的原因是女性更强的家庭责任感——她们往往更倾向于为别人的幸福负责,尤其是自己的孩子与丈夫,“这种‘责任感’对女性来说更像是一种进退两难的窘境,因为总有些事情是她们心有余而力不足的。”

从合理的视角来说,在世界范围内,在教育的任务分配上,敦促孩子的功课通常被视为“母职”(motherhood)的重要组成部分,而科学研究也表明,父亲的角色的确更适合陪伴孩子玩一些具有探索性甚至危险性的游戏。

从数据上看,我们一方面要心疼一下妈妈们,另一方面也要再次呼吁一下爸爸们,更要提醒妈妈们莫要太焦虑。缺席的爸爸,加焦虑的妈妈,等于100%情绪失控的孩子。

《小学生数学报》副主编,殷英:

“妈妈”依旧是批发作业的主力军,这并不奇怪, 新闻发布网这或许和我们的传统观念有关,但这种现象肯定会逐步改变,“2019年上海爸爸参与批改数学作业明显增加”这点可以进行佐证。但不管怎么说,孩子的教育离不开父母,尤其是爸爸的参与。因为父亲在孩子的身体发育、智力发展、人格塑造、性别角色等方面都起着重要作用。(完)